网约工方便你我的家,他们的家在哪儿?

2021-12-14 00:05:00 0

T式豪华板房

网约工方便你我的家,他们的家在哪儿?

 住宿一直是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在大城市落脚的一道难题。连日来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在北京、南京、杭州等地,走访多位网约工,走进他们的栖身之所,调查他们的住宿情况,倾听他们的安居期盼……






北京快递小哥:


记不清搬过多少次家,哪儿便宜住哪儿




   10月18日,早上6点,天刚擦亮,快递员冯健鹏便骑上电动车,驶出小区,去快递配送站分拣货物。




   他在北京市通州区梨园附近租了一间西向的一居室,每月租金2400元。除了他和妻子,还有侄子、侄女同住,租金分摊。平时,他和侄子住客厅,妻子和侄女睡卧室。




   “其实,配送站提供住宿,每月400元,但距离较远,快到河北了。”去年,做家政的妻子搬到通州附近工作,为了上班近一些,冯健鹏思前想后,最终决定和家人一起在站点附近租房。




   这是一个没有物业的老商品房小区,也是冯健鹏负责派送的片区。小区公告栏里张贴了不少招租广告:“2900元,两室一厅可做饭”“2400元,一室一厅,房东直租”“2600元,简装两室一厅,包物业费采暖费”……




   平时,送完快递休息的间隙,冯健鹏就会仔细浏览这些信息,生怕错过便宜的房子,这是他租房的首要考虑因素,“一定要便宜,省钱就是挣钱”。在跟房东电话沟通时,冯健鹏要反复与对方确认是否为直租、有无中介费。






   来北京务工的7年间,冯健鹏送过外卖,做过网约维修工。对于北京居住成本的不断提高,他深有体会。记不清搬过多少次家的他,住过每月100元的拼床,睡过每月200元的上下铺,还租过每月300元的活动板房……




   北京可谓寸土寸金之地。去年,北京住房平均租金82.6元/平方米·月。记者走访发现,对于快递小哥而言,每天早出晚归,下班回到家常常是晚上八九点,他们不敢要求居住环境,有个能落脚的地方就好。




   “只要躺着舒坦就行,别的都不计较,也不敢计较。”冯健鹏说。他有同事为了省钱,租住郊区农民自建房,两人一个开间,每月只需四五百元。




   闲暇时,冯健鹏看新闻了解到,北京为像他这样的非京籍人员提供公租房。符合在京连续缴纳5年社保或个税、在京无住房、持有居住证等条件,即可申请。不过,多数像冯健鹏这样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难与企业确立劳动关系,社保缺失,这让他有些沮丧:“只能趁着还能干得动活儿,多干点儿。多挣点儿钱,比什么都实在。”




南京俩快递小哥:


一个住得挤,一个住得远




    9月23日19点,南京市玄武区珠江路老虎桥22号名仕宾馆,下班后的00后快递员李宇帆在宿舍和室友们一起吃蛋糕。蛋糕上写着两个大字——搞钱。


   


   这些室友都是他的同事。这间房是李宇帆所在的快递公司租下,专为快递小哥做宿舍的。3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,住了8个人,上下铺。一些衣物、袜子摆放凌乱,但地面较为干净、整洁。


   


   刚做快递员两个月的李宇帆负责的区域为锁金村片区,骑电动车20分钟左右就可到达工作区域。公司提供的这间宿舍,每天有保洁员打扫,卫生间24小时供应热水。他觉得,住在这里,方便又热闹。


   


   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不少快递公司提供食宿,这为更多像李宇帆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解决了住宿难题。不少年轻、未婚的快递员合住在集体宿舍,而一些年长的、已婚的快递员多觉得生活不便,大多选择和家人租住在南京较为便宜的地方,每天在快递站点和家之间奔波。

   


   和他们有所不同,41岁的快递员刘晓明是一位“跨省上班族”。在南京市鼓楼区德邦快递建宁路分部上班的他,住在安徽老家滁州市汊河镇。记者同他约定下班同行,一起去他家里看看。




   10月17日,周日,18点,忙碌了一天的刘晓明下班了。骑上电动车,6分钟后,刘晓明到达了小市地铁口。通过安检,进站,等车,上车,8站、24分钟后,刘晓明到达了地铁3号线的终点站林场站。出地铁后,刘晓明直奔附近的停车场,找到停放在这里的汽车。走国道,开了20分钟左右,他终于到家了。全程近30公里,用时70分钟。


   


   刘晓明在南京务工多年。因老家离南京较近,买不起南京房子,他2012年在老家买了一套商品房。小区中,像刘晓明这样双城生活的人不在少数。上下班途中,他时常顺路“捎带”小区邻居,一方面方便大家出行,另一方面自己可以赚点零花钱。




   记者来到刘晓明家中,只见约9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,收拾得整洁干净。跨省奔波8年,每天上下班要骑电动车换地铁再开车,刘晓明说很辛苦但也很无奈。好在他早已适应这样的生活:“路再远,再拥挤,只要想到回家,和家人在一起,就觉得踏实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


杭州网约车司机:


房租不断上涨,家越搬越远




河南人徐师傅在杭州已经呆了8年多。刚开始,他在工厂打工,后来听说开网约车挣钱,便凑钱买了辆车,如今已经跑了4年多。



   自从开始跑网约车,徐师傅搬了3次家,原因是房租不断上涨。




   “越搬越远喽。”刚从工厂出来时,徐师傅和几个老乡一起合租,每月600元。后来,妻子也来杭州打工,他便和妻子一起租了个单间,不到40平方米,每月3000元。然而,刚住了一年,房东提出涨价,每月涨600元。徐师傅想了想,决定搬远一点。他现在租住在杭州市北郊,80平方米的房子,每月2600元。虽说装修很简单,但徐师傅觉得两个人住,足够了。




   “搬家那天,还是两个一起跑网约车的老乡帮的忙,不然我们两个人要跑好几趟。”徐师傅笑着说。在外奔波的这几年,徐师傅攒了一些钱。他计划着,再跑两年就和妻子一起回老家买套房子,继续跑网约车。这样能离家近一点,也能照顾老人和孩子。




   记者在杭州走访了解到,不少网约车司机和徐师傅一样,和家人一同租住。为了节约成本,他们中有的住在稍远的郊区,有的则选择市区的城中村。从安徽来杭州开网约车的吴师傅和妻子、两个孩子,一家四口租住在三墩骆家庄东苑。这是杭州目前为数不多的城中村,房子多为村民的自建房。他们租了一幢楼里的两个单间,一个单间五六平方米,每月租金2000多元。


   


   网约车司机的工作东奔西跑。3年前,为了更好地照顾女儿,从安徽来浙江务工的尹师傅听从了一名乘客的建议,放弃了开网约车,在滨江区钱塘春晓小区承包了一个快递代收点,取名“诺爸驿站”。




   60平方米的空间内,一块布帘将房间隔出快递室和卧室两块区域。卧室布置得很简单,一个沙发加一张简易的床,尹师傅、女儿诺诺和诺诺爷爷,一家三代三口人住在这里。


   


   驿站的工作时间紧、任务重。尹师傅常常是从早上6点多,一直忙碌到深夜一两点。他想趁年轻多干点,今后在附近租一套房子,给诺诺一个温馨的家。

公司简介

      四川快住集成房屋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01日,公司主要从事新型材料研发及应用,新能源研发及应用,轻钢别墅、集成房屋、住人集装箱、活动板房、彩钢及钢结构工程安装、施工,临建设施及材料、配套设施研发、销售、施工、租赁,建筑材料、装饰材料的研发、应用、销售,建材、五金、油漆的销售,通用设备、机电设...

查看更多

联系我们